薪火相传——人民空军从这里起飞

来源: 牡丹江日报 发布时间:2017-11-14

  岁月已成长歌,但历史永远精彩。先行者的风云往事,不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被人忘记,而是化作翻滚在历史波澜里的朵朵浪花,激荡在后来人的记忆里。聚为一团火,散是满天星。东北老航校、空军七航校虽然远去了,但其培养出的众多空战英雄和骨干人才,都传承着老航校的精神,奔涌流向人民空军和牡丹江建设的各个血脉支流。

  

  星火燎原遍华夏

  

  1949年11月11日,人民空军正式组建,此前,中央军委便决定建立新航校。

  

  1949年4月20日,经中央军委批准后决定成立6所混合航校(即空、地勤人员在一所航校内培训),其中轰炸机航校2所,驱逐机航校4所。另外,牡丹江老航校还有一批日籍航空技术人员和飞机、器材,经中央军委11月18日批准,又成立了一所混合航校,而这就是我人民空军初建时的第一批7所航校。

  

  经中央军委批准,航校校长的人选全部由东北老航校有飞行经验的干部担任。即:第一航校校长为刘善本,第二航校校长为刘风,第三航校校长为陈熙,第四航校校长为吕黎平,第五航校校长为方子翼,第六航校校长为安志敏,第七航校校长为魏坚。

  

  由于当时空军缺少适合各航校政治委员的人选,遂于1949年10月21日报请中央军委从各野战军中选调。毛泽东主席批准这个报告后指出:“这批政治委员必须认真挑选最适当的人来担任,要各野战军提出所需人数3倍的名单交中央军委挑选。”各野战军遵照毛泽东的指示,共提出了19名预选对象,中央军委从中选了7名,即:第二野战军第28师政治委员姚克祷任第一航校政治委员,第四野战军第155师政治委员李世安任第二航校政治委员,第三野战军第101师政治委员王学斌任第三航校政治委员,第一野战军第3师政治部副主任李发应任第四航校政治委员,第三野战军第63师政治委员王绍渊任第五航校政治委员,第四野战军第141师政治委员张百春任第六航校政治委员,第二野战军第54师政治委员罗野岗任第七航校政治委员。

  

  对航校地址的选定,确定了四条原则:一是便于争取时间,及早开训;二是节省经费开支,尽可能利用原有的机场设备;三是有较好的气象条件,保证有较多的可飞天气;四是受敌空袭威胁小,有较安全的训练环境。根据这些原则,空军派出专门工作组,会同先期来华的苏联专家一道分赴各地进行考察,提出了航校校址选定方案。

  

  1949年10月30日和11月1日先后经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审查批准,新建立的6所航校的校址分别是:第一轰炸机航校在哈尔滨,第二轰炸机航校在长春;第一歼击机航校在锦州,第二歼击机航校在沈阳,第三歼击机航校在济南,第四歼击机航校在北京。

  

  1949年12月20日,中央军委正式颁布命令,将上述航校依次定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至第七航空学校。

  

  抗美援朝显神威

  

  自1950年10月19日志愿军出兵朝鲜后,空军上下就翻滚着激烈的求战气氛。10月底,空军党委常委专门研究了入朝作战问题,决定由东北老航校校长、空军副司令员常乾坤和东北老航校教员、朝鲜人民军空军司令员王琏(朝鲜族)共同担任空联司副司令员。抗美援朝期间,东北老航校还涌现出了王海、刘玉堤、张积慧、鲁珉、李汉、侯书军、王天保等一批“空战英雄”。

  

  李汉,原东北老航校飞行一期乙班学员,时任空4师10团28大队大队长,成为人民空军作战部队第一个飞行大队的第一任大队长,空军“二级战斗英雄”,首创人民空军空战胜利,击落敌机1架,击伤3架。

  

  刘玉堤,原东北老航校飞行一期乙班学员、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时任空3师7团副团长,空军“一级战斗英雄”,荣立特等功,击落敌机6架,击伤2架,创造了一次空战击落4架美机的战绩。

  

  张积慧,原东北老航校飞行一期乙班学员、空军副司令员。时任空4师12团副团长,空军“一级战斗英雄”,击落美“空中英雄”、“王牌驾驶员”戴维斯。

  

  1952年2月10日,张积慧透过被风扯开的薄雾发现一架敌机。他在报告的同时,迅速率僚机爬高占领有利位置,可升高后却发现敌机消失,这让他感到不同寻常——善于利用战场环境隐藏自己,绝对是经验丰富的老手。的确,他的判断不错,可他不知道,这个敌手的强大远远超出他的想象。原来,刚才所发现的就是敌机群的领队长机,被美空军誉为“空中英雄”的乔治·阿·戴维斯。(戴维斯早在二战中就声名显赫、战绩非凡。据远东空军记载,朝鲜战场半年中,他共击落米格-15战斗机11架,杜-2轰炸机3架,是朝鲜战场上战绩最高的“王牌驾驶员”,被视为“空中职业杀手”、“美国空军的骄傲”。)

  

  张积慧飞至纳清亭地区时,终于发现敌机群。这次他没有甩掉僚机自己贸然攻击,而是令僚机扔掉副油箱,迅速爬升抢占有利位置后一起右转进入。戴维斯一下处在右下方被动位置,仗着过人技术,他索性将错就错,大速度继续右转,妄图冲出不利局势。张积慧立即反扣,依然死死咬住。看到无法摆脱,戴维斯一会儿顺着太阳方向作剧烈的垂直上升,一会儿又急剧俯冲,拼命做着各种逃脱动作。有僚机的掩护,张积慧全神贯注盯着他的猎物,相距600米时,他狠狠按下炮钮,三道火光疾射过去,戴维斯的飞机被击中起火,冒着浓烟螺旋下坠,撞在博川三光里的山坡上,人机俱毁。

  

  王海,原东北老航校机械一期、飞行二期学员,空军司令员,时任空3师9团1大队大队长,空军“一级战斗英雄”,击落敌机4架,击伤5架。他所领导的大队以英勇善战著称,两次入朝参战,与敌空战80多次,击落击伤敌机29架,被誉为“英雄的王海大队”。

  

  侯书军,原东北老航校飞行二期学员,成空司令员,时任空4师夜航大队飞行员,首创志愿军空军夜战歼敌。

  

  王天宝,原东北老航校飞行三期学员,海军东海舰队航空兵司令员,时任空2师4团飞行副大队长,击落敌机1架,击伤3架。

 

第七航校续写辉煌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七航空学校,是中央军委在确定建立6所全部苏式装备航校一个月之后,于1949年11月18日批准,12月20日正式颁布命令,在原东北老航校旧址利用老航校班底和从陆军选调的大批干部和战士组建起来的,学校代号“黄河部队”,首任校长魏坚(东北老航校副教育长)、政委罗野岗。1950年1月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七航空学校在牡丹江市举行了开学典礼。训练机场为海浪、温春、兰岗。

  

  学校初建,最主要的是缺少飞机和航材。没有初教机,只有为数不多的日式高级教练机。较好一点的“九九高练”,没有通信设备,且经过长期使用,已不能作大于45度坡度的盘旋。1950年下半年,调拨来一批美式PT-17、PT-19、AT-6、P-51等飞机,训练飞机紧张的状况才有所好转。

  

  1951年1月,第七航校遵照中央军委指示,招收首批女航空员55名,在学完航理后,4月份在海浪机场正式开始飞行训练。培训新中国首批女航空员不仅是空军史上的大事,更是中国妇女解放史上的大事,有着深远广泛的政治影响。这些女学员大都生活在南方,对东北的极寒气候非常不适应,但她们没有一个叫苦的,和男学员一样啃玉米饼子、喝井水。冬天飞行需要手摇开车才能飞行,手冻开一道道血口子,她们硬是咬着牙挺过来了。为增强身体素质,她们和男学员打球,有的为了克服呕吐,汽油瓶子随身携带,强行适应气味。由她们组成的女子篮球队夺取了该年牡丹江市女子篮球赛的冠军。课余时间,用扫把和凳子腿来代替驾驶杆练操纵,顺着楼梯跑上跑下练下滑目测……同年11月,她们克服了种种困难,成为新中国首批女飞行员,陈志英、周映芝、吴竹迪、秦桂芳、黄碧云、阮荷珍、王坚、万婉玲、邱以群、施丽霞、周真明、戚木木、何月娟、吴秀梅14人毕业了,她们仅用了7个月的时间,平均每人飞行77小时44分。1952年“三八”国际妇女节,女飞行员为首都人民作了第一次飞行表演,首都7000余名各界妇女代表和50多位驻华使节夫人、记者等,纷纷来到西郊机场参加庆祝新中国第一批女飞行员起飞盛典。3月24日,她们在中南海受到了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飞行二期学员刘建汉于1955年1月参加解放一江山岛战斗,驾驶伊尔-10强击机英勇作战,勇敢沉着,他投下的4颗100公斤的炸弹,有3颗直接命中“衡山号”修理舰,将敌舰炸成重伤,荣获“二级战斗英雄”称号。1955年9月份按照空军指示组建空军直升机大队,11月份组建完毕,1956年5月在兰岗机场用米-4直升机开始训练,8月份圆满结束,这是人民空军第一个直升机大队。

 

  军民合力谱新篇

  

  近年来,牡丹江市委、市政府着力打造“空军起飞城”这张人文历史底蕴深厚的城市名片,驻地空军部队也需要将空军初创精神发扬光大。军、地双方都感到,军民融合不仅是简单的帮困解难,更需要精神层面深度融合。每年的3月1日、6月1日都举办声势浩大的纪念活动,牡丹江师生还把开学第一课放在老航校驻地海浪机场的军营,并观看老航校宣传片,参观老航校精神励志园,到老航校机场跑道过主题团日。“人民空军从牡丹江起飞,牡丹江人民哺育大国空军”等巨幅宣传标语和宣传画在军营、市区的商业圈、主干道、高速路口、高架桥等醒目位置展示,并在全市公交车和出租车电子显示屏滚动展示,让老航校优良传统深深扎根于牡丹江大地。

  

  东北老航校是人民空军成长壮大的光辉起点,自老航校建成那一刻起,牡丹江就是老航校生死存亡的转折地,人民空军首批男女飞行员的起飞地,空军初创精神的发源地。牡丹江老航校伴随祖国波澜壮阔的发展征程,起飞成长,在祖国的万里长空留下了闪光的航迹。在这条光彩照人的航迹上,彪炳着人民空军战火中的诞生史、实战中的成长史,随着时间的推移,已凝化为一个个精神的标记,指引牡丹江军民锐意进取、不懈奋斗,谱写出新时代更加恢宏的新篇章。

  

  (以上资料由牡丹江市东北老航校研究会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