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最严”标准打击食品药品犯罪

来源: 牡丹江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9-09

  

  人民法院作为保护食品药品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牡丹江市中级法院高度重视食品药品安全类犯罪,采取多重措施保障此类案件依法高效得以审理,依法严厉打击了各类危害食品药品安全的犯罪活动,9月7日记者从全市法院打击食品药品犯罪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近五年来,牡丹江市两级法院共审结一审涉及食品药品安全类案件26件,依法惩处114人。

  

  近年来,全市两级法院高度重视食品药品案件,从立案、审理到执行环节依法严格把关,确保案件事实认定清楚,法律适用准确,案件审理及时。打击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是系统工程,需要各执法部门与食品药品行业通力合作,共同应对,法院与各成员单位共同开展食品药品安全专项整治工作,对于社会危害性大、影响恶劣案件,协调公安局、检察院等成员单位协同办案,对案件进行研讨,形成统一认识。

  

  近五年来,牡丹江市两级法院共审结一审涉及食品药品安全类案件26件,依法惩处114人,其中涉及伪劣、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犯罪案件有19件,涉及生产、销售假药犯罪的有7件。

  

  典型案例一:出售病死牛纷纷被判刑

  

  被告人尹某在本村饲养近30头牛,2018年4月8日,尹某发现其中1头牛疑似脑炎后,给被告人季某打电话让其帮助送两盒治疗牛脑炎病的药,该牛被注射药物后好转。此后,尹某又发现6头牛也有类似症状并相继病死,尹某让季某帮忙联系销售。此后,杨某、何某与尹某协商后,共同出资5800元购买1头病死牛,刘某联系亲属骆某,骆某与尹某协商以3000元购买1头病死牛,剩余4头病死牛尹某以总价12000元赊给王某。被告人杨某、何某将购买的病死牛肢解,以每斤15元或20元的价格销售,获利4800余元。购买者未食用部分和剩余未销售部分已被公安机关追回。骆某、王某购买的5头死因不明的牛均未销售,已被公安机关追回。2018年4月13日11时许,公安机关将追回的赃物依法予以销毁。

  

  裁判结果:被告人尹某、杨某、何某销售死因不明的牛或牛肉、被告人季某明知是死因不明的牛而帮忙联系销售,四名被告人的行为均违反食品安全管理法规,销售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死因不明的动物及肉类,其行为均已构成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

  

  被告人尹某、季某系共同犯罪,在明知尹某饲养的6头牛死因不明的情况下,仍然帮助联系买家,致使6头牛得以销售,二人均系主犯。被告人杨某、何某系共同犯罪。两名被告人共同出资购买、共同销售,在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当,均系主犯。最终,四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一年六个月至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典型意义:被告人尹某、杨某、何某、季某明知是死因不明的牛或牛肉依然销售,导致病牛肉流入市场,对消费者的生命健康构成威胁,其主观十分恶劣,社会危害性极大。值得庆幸的是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此外通过此案例也提醒广大群众,在购买食品药品时,一定要去正规地方购买。

  

  典型案例二:假冒俄罗斯奶粉构成生产销售劣质产品罪

  

  自2016年开始,被告人易某从俄罗斯联邦往绥芬河市用手拎包的方式运送俄罗斯联邦蓝袋小牛头奶粉进行销售,后因被假货冲击,遂产生自己生产假蓝袋小牛头的想法。2017年4月,易某在俄罗斯联邦海参崴市制作了蓝袋小牛头、黄袋奶粉、蓝袋群牛塑料外包装的电子数据原文件,并根据原文件制作印刷模板带回国内后,通过互联网联系印制三种饮品外包装袋,在苏州某食品有限公司购入植物脂肪粉,在黑龙江省青冈县购入麦芽糊精,并雇佣徐某等人先后在其租赁的两处绥芬河市门市房进行生产,制作成大量假俄罗斯联邦“大奶牛”全脂奶粉替代品、“您的达廖卡”全脂奶粉替代品及黄袋俄罗斯联邦奶粉。易某同时雇佣被告人李某为其承担送货、销售、代收款项等工作,李某将生产的货物以俄罗斯联邦奶粉的名义销售至黑龙江省绥芬河市、黑河市、内蒙古自治区满州里市等地的俄货商店。易某、李某共销售假冒俄罗斯联邦蓝袋小牛头、蓝袋群牛、黄袋奶粉金额为6460627元。

  

  2018年7月2日,经国家乳制品质量监督检验检测:两种产品虽然符合国家关于“固体饮料”的相关标准,但根据公安机关扣押的假蓝袋小牛头、蓝袋群牛的包装袋注明其蛋白质含量均为15%。经鉴定,上述两种产品的蛋白质实际含量分别为1.2%和1.3%。因此上述两种产品为不具有某种使用性能的产品冒充具有该种使用性能的产品、以低档次产品冒充高档次产品,应认定为“以假充真”、“以次充好”的伪劣产品。

  

  裁判结果:被告人易某、李某生产、销售假俄罗斯联邦黄袋奶粉、蓝袋小牛头、蓝袋群牛,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以假充真、以次充好,其行为均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决被告人易某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350万元;被告人李某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330万元;公安机关扣押假俄罗斯联邦黄袋奶粉4575袋、蓝袋小牛头全脂奶粉替代品10285袋、蓝袋群牛全脂奶粉替代品694袋,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典型意义:被告人易某、李某私自生产、销售假冒的俄罗斯联邦奶粉,并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以假充真、以次充好,其行为已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被告人销售假冒伪劣奶粉,对消费者的生命健康构成威胁,尤其是所售奶粉蛋白质实际含量严重低于标识蛋白质含量,将对食用此奶粉的婴儿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必须依法予以严厉打击。希望消费者在购买奶粉时,到正规商店认真检查食品的产地、生产日期与含量,发现假冒伪劣产品及时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举报。

  

  典型案例三:未经注册批准进口美容药品

  

  2017年10月至2018年7月,被告人于某在未取得国家药品经营许可证、无药品经营资质、未取得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以销售为目的,从线上购入未经批准进口、无中文标识的肉毒素美容药品、未经批准进口的第三类医疗器械玻尿酸、水光针等美容用品,并通过快递发货的方式销售。2018年7月26日,公安机关在于某租住的房屋内将其抓获,当场查获肉毒素1048支,价值21万余元;玻尿酸、水光针1434支,价值20万余元。经牡丹江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认定:上述查获的肉毒素按假药论处。经牡丹江市食品药品稽查大队认定:上述查获的玻尿酸、水光针等美容用品均为未经注册批准的进口医疗器械。

  

  裁判结果:被告人于某未经许可,销售非经批准进口的药品,其行为已构成销售假药罪;被告人于某未经许可,从事第三类医疗器械经营活动,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应依法予以惩处。本案涉案药品、第三类医疗器械大部分未流入社会,可对于某酌情从轻处罚。最终,于某犯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万元;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4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4000元。

  

  典型意义:本案中被告人于某未经许可,销售非经批准进口的药品。虽然本案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但被告人的犯罪性质极其恶劣,生产、销售假药不仅严重威胁群众生命财产,而且危害公共利益,其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在本案中也看出网络销售中存在很多问题,对于网络购物的物品还是缺乏有效的监管,不能保证物品的质量。

  

  在今后工作中,牡丹江市两级法院将一如既往地做好打击和防范食品药品类犯罪,并且主动配合相关监管部门做好相关的法律知识宣传和普及工作,为食品药品安全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