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成以上刑事案件审结适用“认罪认罚”

来源: 牡丹江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7-15

  7月6日,记者从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了解到,全市法院自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工作开展以来,切实履行审判职责,强化职能衔接,在确保办案质量的基础上全程提速,实现了简案快审、繁案精审,有效推动了司法资源的合理配置。自2019年1月1日至今年5月30日,两级法院适用认罪认罚制度审结案件803件、971人,占到同期刑事案件结案总数的51.08%。

  

  据介绍,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修改后刑事诉讼法新添加的一项重要原则,这项制度对完善刑事诉讼程序、准确及时惩治犯罪、合理配置司法资源、提高案件的质量与效率、化解社会矛盾具有重要意义。

  

  为此,我市出台了《牡丹江市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办理刑事案件实施意见(试行)》,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牡丹江地区审判工作的特点,分别在基本原则、适用范围和程序、证据标准、强制措施、法律帮助、诉讼权利保障、认罪认罚的审查、审判程序、速裁程序、简易程序、普通程序、程序转换、其他规定这些方面作出较为详细的规定,还制定了权利义务告知书、委托调查函、建议调整量刑建议函,刑事判决书等法律文书样式,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工作的开展更加的规范化。各基层人民法院相继制定了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工作的实施细则。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工作的开展提供制度上的保障。

  

  法官介绍说,归根结底,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就是给那些真诚认罪悔罪,并且积极挽回损失的被告人,从宽处理,改过自新的机会,下面这个案例就能让大家更真切地明白。

  

  被告人赵某是轮胎修理部业主,被害人李某是摩托车修理部业主,二人的修理部东西相邻。2019年5月22日14时许,岳某到李某摩托车修理部修车时见修理部关门,便来到赵某修理部借用赵某的手机给李某打电话。李某经过赵某的轮胎修理部时,因为赵某将手机借给岳某给其打电话一事发生争吵。被告人赵某从室内桌上的工具盒子内抓起一把尖刀向李某撇去,扎中了李某左侧肋骨下方。事后,被告人赵某让翟某去找出租车并拨打了120急救电话,李某向山市派出所电话报警后躺在炕上。民警赶到现场后指挥李某乘坐出租车与120车汇合进行救治。随后民警将未离开现场的被告人赵某口头传唤至海林市山市派出所。经海林市公安局刑事技术大队鉴定:李某胃破裂、肝左叶贯通伤、腹腔内出血均评定为重伤二级。

  

  审理法院认为,被告人赵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并致重伤结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赵某明知被害人李某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无拒捕行为,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的规定,应认定为自首。鉴于被告人系自首,且认罪认罚,已赔偿被害人损失并取得谅解,又系初犯,依法减轻处罚。综上,为打击犯罪,保护公民人身健康不受侵害,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刑法》相关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赵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法官解释说,本案是在刑事案件中比较常见的故意伤害案件,被告人赵某故意伤害被害人李某,致李某重伤。在不考虑量刑的情况下,刑法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也就是说被告人赵某在不考虑量刑的情况下,应该判处的刑期在三年以上。但综合全案量刑情况,在本案中,赵某在被害人报案时,主动等待、无拒捕行为,且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表明赵某“认罪”,赵某能够赔偿被害人的损失,取得被害人的谅解,表明“认罚”,符合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标准,只要其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则可以按照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规定对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自开展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工作以来,牡丹江市法院结合实际情况,开展了一系列工作措施,今后,还将继续积极推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工作的落实,为牡丹江平安建设贡献力量。